28年前的一个冬天,在加拿大维多利亚留学的日本青年佐藤康弘热切期待着即将到来的圣诞假期,希望尽快从北美的西海岸飞到位于东海岸的美国城市波士顿,与在那里学习的女友见面。

为了这趟旅行,他已经省吃俭用攒了一笔钱,但浪漫的旅程没有开始就提前结束,在计划出发前两个星期,女友提出了分手。

“为了去见她,我攒了不少钱,这些钱没有用场了,于是我就想去买滑雪板。买雪板时看到旁边有单板,单板看上去很酷,而且又便宜,我于是就买了单板。”

很多年后,坐在日本北部安比高原滑雪场脚下洲际酒店的房间里,佐藤康弘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把生无可恋的伤心往事说得云淡风轻。

当年他只有18岁,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单板滑雪。他的家乡广岛冬天很少下雪,他只在中学修学旅行时,去长野滑过三天的双板,对滑雪谈不上热爱,对单板更是毫无所知。

28年后,他的中国弟子、差三天满18岁的苏翊鸣,在北京冬奥会赢得单板滑雪大跳台金牌后,扑倒在他的怀中哭泣,激动地用英语告诉他:“I love you(我爱你)!”

同样是18岁的人生,单板成为起点,单板也成为顶点,但单板没有终点,单板的尽头,是治愈的人生。

“重要的一点是喜欢单板滑雪,我每天想的全是滑雪的事,想的都是怎样才能够滑得更好。我能够成为教练的基础就是一直思考怎样才能掌握技术,我一直记笔记,然后重复这个功课。我所有的基础,都是在十八、九岁时打下的。”

那个年代,单板滑雪刚刚兴起,大家都不以比赛为目的,单板更多的是一种文化流行,如果不是因为热爱,很难坚持下去。佐藤说,在成为职业教练的过程中,他每天都是在和伙伴们切磋技艺中度过的。

“我们一起拍摄,一起参加比赛提高技术,同时思考怎样做,才能使职业有所建树。”他们每年都要拍一部录像片在日本销售,这后来成为他职业生涯中重要的一部分。

也许正是因为经历了单板的前奥运娱乐时代,佐藤现在更能够以平常的心态看待成绩和金牌。对于苏翊鸣未来的目标,他表示自己“没有想那么宏大的叙事”,只希望苏翊鸣能发挥他的影响力,去做更多有利社会发展的贡献。

佐藤康弘现在经营着两家滑雪训练中心,他还参与一些滑雪场的设计。不过他最喜欢的身份还是教练,他的知名弟子中,还有日本全国冠军岩渕丽乐和鬼塚雅。接受完记者的采访,他立刻到雪场,开始了新一天的教练生活。

他这次带着四名选手来到安比高原雪场,最大的浅沼妃莉19岁,已跟随他训练了7年,曾赢得过上届冬青奥会冠军;15岁的深田茉莉跟随他两年,拿到过全日本大跳台金牌;男孩深田翔太郎只有10岁,练习单板却已有7年时间;他11岁的女儿佐藤宁音学习单板的时间超过5年,训练起来也一丝不苟。

佐藤仔细看着孩子们训练,不时地提出意见,有时候在障碍上设置记号,有时候亲自上阵,开着雪地摩托将孩子们拉上雪坡。

四个孩子在接受采访时都表示,希望将来在冬奥会上获得金牌,佐藤在一旁笑道:“大家都要金牌,但是金牌只有一个,怎么分呢?”

“我就希望她健健康康的,享受单板滑雪就好。”这是他对女儿的期待。(新华社记者王子江 杨光 杨汀)

文旅部:清明假期国内旅游出游7541.9万人次 旅游收入187.8亿元

人民网北京4月5日电(记者刘佳)据文化和旅游部消息,经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2022年清明节假期3天,全国国内旅游出游7541.9万人次,同比减少26.2%,按可比口径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68.0%;实现国内旅游收入187.8亿元,同比减少30.9%,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39.2%。全国文化和旅游系统未发生重特大安全事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