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很难想象,内蒙古自治区西部一个常住人口不足8000人的小镇上,会有超过3500人热爱打排球;镇上几乎每个嘎查(村)、社区都有排球场地;牧民们为了约一场球,驱车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是常事……

当然,最超出人们想象的,还是有位热爱排球的牧民在自家草场上建起一座彩钢房排球馆。

呼格吉拉图生活在这个热爱排球运动的小镇——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鄂托克前旗昂素镇。作为一名地道的牧民,他每天要照料4800多亩草场上的牛羊,从日出忙到日落。但不管白天多忙,晚上的时间都要留给排球:“白天属于牧场,晚上交给球场。”排球给了他好身体,56岁的人,能一连做七八个引体向上。

呼格吉拉图重新“发现”排球,是在四年前的一次那达慕大会上。这场草原“运动会”上,除了赛马、摔跤、射箭等传统项目,还有排球赛。呼格吉拉图上学时打过排球,看到比赛通知就“手痒了”,但到场边才发现,都是年轻人比赛,轮不到自己。

那达慕上的排球赛结束了,但呼格吉拉图那颗对排球“蠢蠢欲动”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不能参加比赛,可以回家自己打”。

于是,呼格吉拉图在自家院里的沙土地上架起球网,叫上妻子、儿子,开始打排球。但是“人太少、不过瘾”,他又动员周边邻居。队伍一点点扩大,6户人家的9口人组成好邻居排球队。

排球队成员都是牧民,白天忙生产,晚上才有时间玩。但当时的场地没有灯光照明,而且沙土场尘土飞扬,既玩不过瘾,又“灰头土脸”。

此时已对排球非常痴迷的呼格吉拉图盘算着改善球场条件。2018年底,沙地球场架起了电灯。2019年春,球场又铺上人造草皮,打球不再担心摔倒受伤。

排球场越修越像样,来打球的牧民也越来越多。好邻居排球队扩展到11户人家的14口人,呼格吉拉图也变成“队长”“教练”“裁判”。

从春到秋,呼格吉拉图家球场上的灯光,几乎夜夜都会亮起。但北风乍起时,又一个问题摆在面前——天寒地冻怎么打球?

呼格吉拉图的儿子王楚格说:“冬天天气好时,我们穿着棉袄、戴着手套打球可以押注LOL比赛的软件,但一会儿就冷得要进屋,要是刮风下雪,根本不行。”

“冬天在外面玩不成,能不能建个排球馆?”“憋屈”了一个冬天,呼格吉拉图说出自己的想法。

眼看冬天又要到来,呼格吉拉图大腿一拍,进城去买了彩钢板和砖。邻居们得知他要盖排球馆,纷纷来帮忙。5个月后,一座小型排球馆在草原上拔地而起。

排球馆建起后,来打球的牧民更多了,还有人从100多公里外开车来。“球馆每晚只能容纳24个人,想玩的人太多,需要提前预约。”他说。

每天下午1点,微信“约球群”开始预约,24个名额不到1分钟就抢完了。为了让更多人能打上球,呼格吉拉图定了一系列规定:打过一次隔天才能预约,周二是50岁以上老年人专场、周四是女性专场……

排球馆角落立着小锅炉,冬天为场馆提供暖气,场地两侧铺满垫子,观众可席地而坐,挂着球网的杆上,写着“友谊第一”。

每个来打球的人,交8元作为场馆维护费,用于取暖、用电、清扫、饮水等费用。有人建议呼格吉拉图增加餐饮服务,但他说:“建球馆是为了大家运动好、娱乐好,不是为了挣钱。”

除了这座自建球馆每晚“人满为患”,昂素镇19个嘎查(村)、社区中,15个有排球活动场地,哪块场地都不闲着。

乌兰胡舒嘎查的满都胡每天早上第一件事是给嘎查排球馆的管理员打电话预约场地。“排球馆有两块场地,一晚上能容纳8支球队打球,晚了就约不上了。”

打球的人多了,约比赛也变得容易许多。球队之间约比赛,嘎查之间约比赛,还有几个嘎查轮流坐庄,每年承办一次小型排球联赛。

这天傍晚,巴彦希里嘎查和克仁格图嘎查相约打球,去的人很多,自动组成6支队伍。为了让更多人上场打球,牧民们自发约定,每局结束后,输的一方先下场,赢的一方继续比;如果连赢两局,也要下场换其他队。

65岁的吴任山和队友们连赢两局后下场休息,顺便当起计分员。“我喜欢打排球,但以前机会少。”他说,“现在嘎查就有排球场,还有两户牧民家自建排球场,想玩天天都行。”

查苏娜抱着3岁儿子看比赛,她的丈夫青明正在场上大力扣球。“我一会也要上场,我们夫妻俩都是好邻居排球队成员。”查苏娜说,他俩之前不会打排球,但呼格吉拉图发出邀请时,俩人都没有犹豫,“看他们一家打球挺带劲,我们也想试试”。

青明经常观赛学习,还从网上学习排球技巧,如今已是嘎查里的排球好手。“学了3年,去年终于会扣球了。”他说,“排球虽然是个爱好,也要认真对待,认真了才能打得好。”

赤红的晚霞渐渐消退,深蓝色夜幕降临。排球场灯光亮起,比赛还在继续……在这片辽阔的草原上,还有十几个露天球场或室内球馆的灯光冲破夜色,成为草原上最亮的光点,与天上的繁星交相辉映。(未完待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