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昆明12月2日电(记者岳冉冉)11月30日18:50,昆明海埂体育训练基地12号场。中国足协副主席孙雯正在给今年女超联赛冠军球队颁奖。

轮到王霜,孙雯把金牌挂到她脖子上,顺势拥抱了她,还摸了下她的头。就在当天下午刚结束的决赛上,王霜带领球队在下半场上演绝地反击的好戏,她在11分钟内独中两元,帮助武汉车谷江大2:1战胜江苏女足,成功卫冕。当大家高举起奖杯,金银纸片漫天飞舞,背景音乐响起《我们是冠军》时,王霜说那一刻她很享受,这两个进球为自己跌宕起伏的2021年画上了句号。

“累,是真的累!”在昆明一所希望小学的老师办公室,王霜与新华社记者聊起了这一年的起落与悲欢。

帮助中国女足主场拿到东京奥运会入场券,帮助武汉队逆转夺冠,这两场2021年的经典战役是让王霜最开心的比赛。同样是落后时绝地反击,后半程起死回生,王霜扮演的角色都是力挽狂澜、拯救球队的“大场面小姐”。

时间回到2021年4月13日,苏州奥林匹克体育中心。此前,中国女足在韩国客场2:1战胜对手。回到苏州主场,她们距东京奥运会仅一步之遥,但危机也不期而至。

谁都没想到,韩国队在短时间内会2:0领先,总比分3:2反超,中国女足已没有退路。第69分钟,王霜开出定位球,杨曼头球,中国队扳回一分。巧的是,两队在彼此客场都打成2:1,3:3的总比分意味着双方需用加时赛决胜负。

比赛进行到第103分钟,王霜再次挺身而出,一脚夺命“穿云箭”2:2扳平比分,中国女足总比分4:3领先。根据赛制,加时赛进球仍算入主客场进球,这意味着中国队不容有失,如果韩国队再进一球,中国女足也是输家。

“最后20分钟,大家的思想战术非常统一,坚决不让她们冲击到我们的最后防线。顶过去就胜利,事实证明我们做到了。”王霜回忆说。

凭借两回合总比分4:3,中国女足淘汰韩国队,成功拿到东京奥运会亚洲区最后一张入场券。王霜甚至把这场比赛后全队需要完成的21天隔离,定义为“在国家队以来最开心的时光”。

王霜的第二喜当属在女超联赛上帮助武汉蝉联冠军。相比去年4:0大胜江苏队的轻松,这场比赛格外惊险。

11月30日,昆明海埂体育训练基地。上半场,江苏队唯一一次防守反击做成,吴澄舒“蝎子摆尾”让江苏1:0领先。中场休息时,王霜在更衣室发火了,她希望队友们拿出欲望、打出气势,“要让大家觉得武汉队夺冠实至名归。”王霜这样说,也这样做。

下半场11分钟内,她先是一记怒射扳平比分,随后和队友连续撞墙配合,单刀一击致命,2:1武汉逆转夺冠。“江苏女足进步很快,很佩服她们的顽强。我们拿下这座奖杯太不容易了,今年比赛多,我们国字号球员没法和(武汉)队里磨合训练。”

在王霜看来,逆境中的绝地反击,落后时的绝不放弃,不仅让比赛荡气回肠,更使人加速成长,那些破釜沉舟、逆风翻盘、触底反弹、起死回生最历练“大心脏”。

王霜的第三喜来自家庭,表哥曹国栋11月28日结婚了。从小跟哥哥一起踢球长大,兄妹感情很深,但因为要备战11月30日的女超决赛,王霜无法参加婚礼。“我哥这么大一个事情我不能回去,太遗憾了,还好家人群一直在发迎亲、婚礼现场的视频,看着他们幸福,我太开心了。”

折戟东京奥运会,是王霜心里的一道大伤。中国女足以三场小组赛1平2负丢17球的队史最差战绩早早被淘汰出局。四个月后,王霜终于肯谈那段“至暗时光”,并用“充满遗憾”总结。

首场0:5负巴西。赛后,王霜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队给巴西队制造了不少威胁,其中有4个球打在门框上,很显然,运气不在我们这边。”之后的两场比赛,王霜没有再接受采访,甚至在混合采访区记者叫她,她也是摇着头离开,没有停下脚步。lol赛事竞猜

第二场,中国女足4:4憾平赞比亚,这是一场集齐了大四喜、“帽子戏法”、视频助理裁判(VAR)、点球、红牌等元素的比赛,王霜包办4球,但依然没能救主。“如果这场胜了,结局可能不太一样。”

第三场,中国女足2:8惨败荷兰。说起这场比赛,王霜皱起了眉,她记得这场比赛所有细节。“荷兰一球领先时,我们曾一度找到节奏,给对手施压,在第28分钟打成1:1。”确实,那个扳平比分的进球打出了团队素养,中国队在荷兰禁区附近连续传球,最后由王霜助攻王珊珊,完成破门。

但随着荷兰队很快将比分反超为2:1,中国女足后防开始溃不成军。“说到最后还是心态,那时对于后卫线来说,心理压力实在太大了,我能够感觉到她们已经懵掉了,不知道该怎么踢了。我为什么说(吴)海燕的受伤影响大呢?那个时候但凡有一个老队员在后防线坐住了,叫她们、喊她们,呼应她们站出来,结果都会不一样。”

看着对手一球接一球打进彭诗梦把守的大门,王霜很急,“虽然输已是定局,但也要让人家看到我们的全场攻击力,我当时只有这一个想法。”

王霜觉得,奥运会的失利对年轻人来说是一笔特殊财富,但需要去反省总结,毕竟今后中国女足这杆大旗需要她们去扛。“我们跟世界强队差距在拉大,人家在大步跑,我们是小步追;人家20岁、21岁的球员都已经踢上国家队主力了,我们的(同年龄段)可能女超主力还没踢上。”

对于年轻球员,王霜想送上寄语:“并不是说要等到我们这批退役了,或者说受伤了,你们才有机会。你们得自己去争取,自己要有欲望,把足球当作热爱,要有那股劲儿。”她希望年轻球员有机会多去留洋,去经历,去体验比赛,这样人的成长会非常快。

兵败日本后,王霜很长一段时间缓不过来,直到陕西全运会,中国女足以奥运联合队的名义参赛并夺冠。“全运会的金牌,对当时每一名国家队球员来说,很重要,对我来说,更是幸运,可以为家乡湖北贡献一金,这也算是抚平了一些东京奥运会的伤痛。”

12月1日下午两点,昆明石林彝族自治县长湖镇维则青联希望小学,玫瑰梦想球场。王霜穿着蓝白相间的球衣,奔跑在深浅绿相间的草皮上,“由此闪耀”的红色挡板旁是中国女足的四幅巨型照片。

这是中国足协在云南建成的首个中国女足主题球场,以支持山区女孩追逐足球梦想。4月启幕时,王霜曾发视频给这所小学的孩子们,允诺一定会亲自教她们踢球。七个月后,她来了。

王霜对着环成圈的手指用力一吹,“哨”响,比赛开始,身着7号战袍的她化身“六年级女生”,挑战五年级队。“接球,回来防守!”“从一个局部转移到另一个局部,动起来,动起来!”“不要一起抢一个球!”王霜始终认为,只有在比赛中,才能把学的、练的、纸上的内化于心。她不遗余力奔跑,长驱直入下底,传球分给队友,给她们创造射门机会。“12号,踢得好,但以后别单单是破坏,想着把球抢回来!”半小时的比赛结束,2:1,六年级胜。

看着女孩们因自己的到来而兴奋,王霜说这场景像极了她小时候看见师哥师姐的样子,“榜样的力量太重要了。我来这儿,不仅想鼓励她们坚持梦想,也想看看足球给这些女孩带来了什么。”

从一早迈入校门开始,王霜始终看着孩子们眼睛说话;她会轻敲教室门,认真上足球战术课;参观孩子宿舍,她会摸摸床褥厚度;与孩子们一起排队打饭,她大口吃西红柿炒蛋,不浪费一粒米,然后认真洗碗,归拢餐具……

临别前,王霜和孩子们围坐在草地上谈心,回答各种问题:“姐姐为什么是左撇子?”“姐姐进球时为什么比戴眼镜的动作?”“姐姐为什么没有电视上那么黑?”……王霜一一作答,并跟孩子们许下了亚洲杯之约。“等我在明年女足亚洲杯进球,第一个庆祝动作就送给你们,你们一定要看啊,这是我们的约定。”

王霜眼里放光,她说在书上看到一句话,很认同:“一切智慧都包含在四个字里:‘等待’和‘希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